一处资江渡 艄公三代传

湖南日报记者 戴勤 蒋剑平

图片 1

通讯员 袁光宇 何艾华

   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落在河面上,波光粼粼,岸边的水草随着缓缓的水流,微微摇摆。这样熟悉而美丽的画面,深深鉴刻在李爷爷的心里。不知不觉间,已经度过了几十个春秋,李爷爷心底的那份情愫却依然停留在那个渡口。

“每天,听着父母的教导声、妻子的关切声、儿子的呼唤声,声声入耳。那种甜蜜,只有我自己才体会得到。”2月6日,新邵县资江水洞岩渡口35岁的“艄公”何益明说。

  李爷爷做了一辈子的摆渡人,不管风吹雨打,都能够看见李爷爷守在这渡口。时代变迁,转眼间,原先的渡口被桥梁所代替,摆渡人也消失不见。

水洞岩渡口位于新邵县严塘、大新、新田铺3镇交界处,渡口全长350米、最深处约20米,是新邵县54公里资江航道上27个渡口码头之一。解放前,这里没有专门的摆渡人员,当地居民依靠自己驾驶竹排和小渔船等过河,每年都发生溺水事故。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出资在这里设立公办渡船,何益明的爷爷何汉宜成为渡口第一个官方认可的“艄公”。如今,何益明的爷爷开的小木船早已退出历史舞台,何益明父亲何新生驾驶的钢制渡船也不见了,何益明驾驶的标准化渡船也在此开行12个年头了。三代“艄公”,一代接一代,一代“艄公”一代船,只有渡口的涛声依旧。

  李爷爷以前是渡口的摆渡人,靠来回摆渡赚取些微薄的收入以维持生计。无数个日子里,不管天气晴朗还是恶劣,李爷爷都会准时出现在渡口。李爷爷每天早上很早就出工了,夜幕降临才把渡船停靠好,收拾东西回家。有时候李爷爷深夜还在为人摆渡,哪怕对岸只有一个人。李爷爷一辈子就做摆渡这一件事,兢兢业业,为来往村子里的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。

2月6日,农历正月初十,城里人早已上班工作,而乡村拜亲访友还在热烈进行。从农历小年至今,从每天天亮到天黑,何益明以每10分钟一渡的频率,在渡口之间来回穿梭。“我这艘渡船限载30人,但事实上,有30名乘客我要开,只有一名乘客我也得开。”何益明说。

  岁月不饶人,李爷爷现在八十多岁了,无情的岁月在他的额头上刻下深深浅浅的印痕,两鬓也发白了,眼睛有些凹凸,眸子里夹杂着渡口的忧愁。

别看春节期间水洞岩渡口热闹非凡,每位乘客又收费3元,但何益明的年收入仅有4万元左右。“何益明的收入由3个部分构成:一是由新邵县地方海事处每月发放300元补助;二是每年1.5万元左右的油补;三是平时每人每渡2元的收费,只有春运期间才允许每人每渡收费3元。在水洞岩渡口,每摆渡一个来回,在风力小于三级的情况下,需要4元油钱;风力大于三级,要6元或更多。所以,何益明的年收入很难超过4万元。”何益明所在的严塘镇水庙村一位村干部介绍。

  残阳如血,李爷爷站在渡口,看了好一会儿,流转的思绪飞向远方。想起前几年还没有架桥的时候,李爷爷在这里来回穿梭,摆渡时光。现在一下子不再摆渡了,李爷爷顿时觉得的心里空落落的。

虽然收入并不高,但已在水洞岩摆渡4000多天的何益明从无怨言。“从小,看见爷爷、爸爸把一批又一批乘客安全送过河,我觉得他们特别伟大。长大后,我特意到邵阳市交通驾校拿到了船舶船员适任证书,于2005年接了爸爸的班。每天,我驾着标准化渡船迎来送往,心中感到挺自豪的。”何益明说。

  搁以前,李爷爷天还没有放亮就来到渡口,等待着前来渡口的人,熙熙攘攘,好一派热闹景象。李爷爷担心有人需要过河去,自己却还没有来,所以那会儿李爷爷都起得很早,把渡船清洗整理干净,给前来渡口过河的人一个好心情,把摆渡做到了极致。每次摆渡李爷爷总是面带微笑,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。

到中午12时30分许,渡口乘客逐渐稀少。这时,山坡上一座砖房里有个女人探出身子叫道:“老公,吃中饭了!是在船上吃,还是回家吃?”

  还记得几年前,那是一个夏日的黄昏,我去外地上学,需要坐船去对面,李爷爷看见我要过河去,在不远处就和我打招呼,面带笑容。李爷爷吸了最后一口旱烟,把烟斗里面吸过的旱烟在木板上敲了敲,随后把烟斗连通烟袋系在腰上。在阳光的折射下,李爷爷的笑容是那么灿烂,给这个渡口添上了一抹新的色彩。走到渡口的甲板上,李爷爷用手紧紧拽住绳子,尽量让渡船保持平稳。李爷爷布满青筋的双手,在牢牢抓着船绳,并提醒我一步一步慢慢走,生怕我不小心滑倒。看我走上船,招呼我坐在船的横杠上,李爷爷用一只脚轻轻一蹬地,船缓缓地开了。

何益明站在船头,把右手做成一个喇叭:“老婆,还是在船上吃吧,还有人等着过河。”

  李爷爷站在船尾,挥动着手中的撑杆,一伸一提间,船缓缓前行。我站在船头,欣赏着眼前的美景,令人陶醉!阳光洒落在河面上,粼粼波光,船头漾开一层层水波。不远处还有两只水鸟,忽而在河面嬉戏,忽而拍打着翅膀,飞出十几米,掠过河面,留下一圈圈的水纹,漾开,变大,消散。

五六分钟后,从山坡上砖房里跑出一大一小两个男孩,一个拎饭盒、一个提热水瓶,“爸爸、爸爸”地欢叫着,一路向渡口跑来。

  我沉醉在自己勾勒的图画里,夕阳洒落在肩上,安暖而惬意!心驰神往之余,一股悠扬的民谣传来,很好听。我回头一看,不禁惊诧,李爷爷不仅摆渡平稳,还带给前来渡口坐船的人一种享受,李爷爷会哼唱很多动听的歌曲民谣。李爷爷嘹亮的嗓音,把民谣演唱地尽致淋漓,来往的船客在悠扬的旋律中度过渡船的时间。

相关文章

Comment ()
评论是一种美德,说点什么吧,否则我会恨你的。。。